天龙八部私服 玩家心情 天龙文章 天龙美女 天龙攻略 天龙私服 天龙八部发布网  
 
 
    (天龙八部3玩家原创微小说半为浮):   天龙八部私服  
 
 
 
本站所有天龙八部信息全部来源百度搜索以及互联网收集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Mail:F72#qq.com 我们会尽快删除!
 
     
 
 
     
 
天龙八部3玩家原创微小说半为浮生半美人

导读:人这一生,多少为己,多少为他,多少为了这迷茫一生。梦里有柔软的潮湿的水汽,弥漫了我的眼睛。这个故事会不会让你们的眼睛被水雾弥漫。


平生唯有两行泪,半为浮生半美人。 ————题记。

——我做过一个梦,梦里有柔软的潮湿的水汽,弥漫了我的眼睛。

——梦里有个手执长剑的男人,白衣落拓,一生寂寥。

——他张着柔软的双唇轻轻开合。

——过来,我带你回家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你还没有许完愿么,队伍齐了,集合了。

落七看到队伍里已经满了人才发现自己站的有点长,包里的5个许愿的瓶子已经空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恩,我马上来。落七召唤出坐骑就要离开许愿树,就在她刚坐上坐骑的时候,突然眼前屏幕上一个许愿的男子身影印入她眼中,白衣落拓,手执长剑。

落七呼吸一紧,慌不择路的点了下坐骑。

然后不顾画鸢的呼喊,不管队伍里其他队员的埋怨,落七毅然决然的点了离队。

脑袋里突然空白成一片,她移动鼠标向前走了几步,想看清刚才的人。

却在走进的时候才猛然发现根本没有那个人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怎么了,怎么突然退队了。

落七呆呆的望着许愿树,枝繁叶茂,枝叶延伸,翠绿而静谧。

【邮件】落七:我刚才看到他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是看到现在的他,还是以前的他?

【邮件】落七:以前。

【邮件】画鸢:傻姑娘,梦该醒了。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。

落七望着许愿处来来回回的人,每个人带着许愿的瓶子而来,然后许完愿就匆匆离开。

落七看着眼前的树,天龙分分合合来来回回那么多人,他是否见证了那么多人的悲欢离合。

【邮件】落七:组我。

接到一个新的组队邀请。

同意。

落七骑上坐骑准备离开这个地方,点开寻路苏州。头也不回离开。

她的身后似乎隐隐传来好久以前女孩子声音。

 

【愿为你生,为你死,为你清新一辈子。。】

一场四绝刷的画鸢快要精分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=-=你是我姐姐七爷,你能不能认真点,刷四绝你也能走神。落七看着队伍里层次不齐的血条。

【邮件】落七:你也是峨眉呀。

【邮件】画鸢:对,我是一只高血祭刚被盗了的峨眉。

【邮件】落七:。。。。我精分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如果你在走神,精分的就是整个队伍。

画鸢话音刚落,

就见有个倒霉孩子没躲陷阱。

砰!

爆死了。

【队伍】1987:卧槽你们两个峨眉干什么吃的,不知道加血么,妈的你们两个垃圾。

落七皱了皱眉头,看了一下这位丐帮的血量。

88 2万3.

落七觉得世界突然变得灰暗了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你自己注意躲一下陷阱,而且真的给你加满了。

【队伍】1987:我要是躲要你们峨眉做什么!

【队伍】落七:你还真有理啊。你血这么少当然要躲啊,你以为你是满8啊,不用躲。

落七看不惯的开口,天龙玩了两年奇葩天天见。

1987离开了退伍。

突如其来的退队让落七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果不其然在1987退了退伍之后,喇叭就刷起来了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【邮件】画鸢:其实我不想吐槽他。

【邮件】落七:其实我不想骂他。

【喇叭】画鸢:我们当然没有嫌弃只有2万血刷四绝还不躲陷阱的丐帮,真的没有嫌弃。

落七看着自己还未刷的喇叭默默汗,画鸢就是一个骂人不带吐脏字的人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一般说不过别人的玩家基本都会拿喇叭来刷,这是通病。

【喇叭】落七:傻逼滚下去,刷个四绝你在队伍里秀优越你还有理了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落七无语的看着一直霸屏的丐帮。

【邮件】画鸢:精神病出来的?

【邮件】落七:人家这才叫精分。

【喇叭】半浮生:大票来人,进队。

突如其来的喇叭让落七愣了一下,眼前浮现出白衣落拓,手执长剑的男人。看着喇叭一时不知道自己还在四绝。

砰!

被爆死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看喇叭看出神了吧?

【邮件】落七:╭(╯^╰)╮没有,没注意脚下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【喇叭】1987:画鸢,落七你们俩个垃圾峨眉,副本不给加血还嫌弃我血少,垃圾。

【喇叭】半浮生:大票来人,进队

【喇叭】半浮生:大票来人,进队

【喇叭】半浮生:大票来人,进队

喇叭频道居然持续出现拉锯战,丐帮和半浮生出现拉锯现象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最好别看喇叭,要不你连副本怎么走都能忘了。

【邮件】落七:我不会多想的,我马上到。

拉锯战持续了将近5分钟,直到两个喇叭出现。

【喇叭】1987:你有病吧,顶我喇叭!

【喇叭】半空梦:=-=队伍已经齐全了,你干嘛还刷了3分钟喇叭。

砰!

落七又被爆死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=-=你真是个刷副本还会专注看喇叭的好孩子,你不是说你不会多想了么,我没记错你身上带了1000J吧。

落七: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错了/(ㄒoㄒ)/~~

四绝一刷完,队伍里各路打手齐齐退队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估计没人敢进我们队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=-=我们要改名换姓重新开始新的生活!

【队伍】画鸢:滚粗,楼兰小票。

落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画鸢已经拉去了楼兰,暗自感叹画鸢越来越熟练当车夫了。

刚刚在楼兰站定,画鸢拿出小喇叭准备刷,突然她眼尖看到了刚刷完副本出来的半浮生。

【队伍】画鸢:小七小盆友,闭眼,左转走30米,不准回来。

【队伍】落七:=-=我看到他了,你不用这个样子了。

落七看着眼前和印象里完全不同的人,再想起刚才的喇叭,一股烦躁突然让她极度不知所错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我估计他也看见你了,得了,不刷了,旧日情人见面分外让人八卦的,走了。画鸢拉着落七横冲直撞的冲出人群。直到拉到洛阳了落七还是一言不发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恩。。小七小盆友,你说句话,要不我心里不舒服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恩?怎么了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我以为你想不开自杀去了呢,吓死我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我会把我遗产全部留给你,放心好了。

【队伍】画鸢;╭(╯^╰)╮那我会开办孤儿院收留孤儿,敬老院收留老人。

【队伍】落七:=-=抱歉,我银行卡总共2560。

【队伍】画鸢;=-=怎么没穷死你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我死了你怎么办。

【队伍】画鸢;我会卖了你,然后发大钱。

【队伍】落七:节操何在

!就这么吵吵闹闹落七心里慢慢平静下来,她望着天龙洛阳的天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依稀间听见很久前有个男声平静而悲怆的声音。

 

【最好不相见,才能不相念。】

束河是一个美丽却危险的地方。

【队伍】落七:你说我去杀霜影会不会爆重楼,然后我们可以发家致富。

【队伍】画鸢:孩子你太天真,现在重楼不值钱了。

虽然这么说,画鸢还是赶到了束河。

落七开开心心的赶到霜影在的地方的时候,猛然看到一连串晃眼的技能。

两个在打架的男人。

其中一个她认识。

明晃晃的名字——半浮生。

估计两个人看到突然出现的落七也愣了一下,两人没有在放技能。

【队伍】画鸢;你在哪里呀,报坐标,我懒得动了。

落七没有回复画鸢,下了坐骑,向前走了两步。

选中玩家。

清新。

清心。

倾心。

连续不断的粉红色在半浮生身上亮起,和他打架的男人显然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。

火力立刻集中落七。

落七呆若木鸡。

男人有点恼怒重新转移到半浮生,等木鸡时间到了再次给半浮生清新的时候,落七荣幸的又被火力集中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快过来,如果我死了,你一定不能让他死。

落七刚打完字屏幕就灰了,等换了地府看到了画鸢的队伍聊天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他没死。

落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然后点了婆婆,回到了洛阳回血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谢谢。

简简单单的一个词却让落七心里有些沉重,居然到了客气到说谢谢的地步。

【私聊】落七:不用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为什么这样。

落七手指在键盘断了一下,才又重新敲击。

【私聊】落七:愿为你生,为你死,为你清新。

一辈子。。

这句话落七默默的在心里念了出来,却没有打给他看。

半浮生没有在回话,了无音讯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你又掉了多少J?

【队伍】落七:~~o(>_<)o ~~我错了。。

【队伍】画鸢:干嘛这样,他又不会记得你的好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你知道么,我在很小很弱,弱的渣的时候,虽然我现在依旧很弱。我的愿望就是,绝对不让他死在我面前,哪怕自己死了,也为他清新到最后一秒。

能看到你活下来。

如此,便是我最大的安慰。

传说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。

落七最近有点失眠的状态,凌晨4点落七做起来打开了电脑。

微弱的灯光照在她苍白的脸上,格外清冷。

翻看好友列表发现画鸢独自一个人在苗疆。

【邮件】落七:你还在么。

落七发过去之后没有想着画鸢会在线,她清理了一下包裹准备做一会师门。

【邮件】画鸢:我在。

落七收到画鸢邮件那一刻就被邀请入队。

同意。

【邮件】落七:我以为你睡了。

是啊,毕竟这么晚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我也以为你睡了。

【邮件】落七:做了个梦,醒了。

落七点开寻路去了苗疆,在苗疆大瀑布前看到了岚云发的画鸢。

【邮件】画鸢:嗯?

画鸢一个简简单单的字便显示出她准备洗耳恭听的态度。

【邮件】落七:我梦见我们去吃烧烤,我和你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还真是想我入梦啊,咋俩离这么远怎么吃。

落七没接画鸢的话,自顾自说了下去。

【邮件】落七:然后,我梦见他结婚了。我被吓醒了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经常这样醒过来么。

【邮件】落七:是,最初经常这样,现在少了很多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们离婚了,你该平静一下自己了。

【邮件】落七:你呢,凌晨不睡在这里做什么。

画鸢没有回答她,把目光放在苗疆瀑布上面,水花飞溅,湿了谁的眼。

【邮件】画鸢:你知道么,传说天龙一起来这里的男女都会分手,你信么。

落七疑惑的顶着这句话,似乎想看出点什么来。

【邮件】画鸢:我曾经,和一个人来过这里,然后,分开了。

【邮件】落七:你没有说过。

【邮件】画鸢:很久了,久到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现任,我还是回想起来,他充斥了我整个初中生活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是游戏么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游戏可以把他对你好放大无数倍,你只要陷进去,就很难出来,除非,连根拔起,带着血肉。

落七不喜欢画鸢这样的形容,因为她觉得痛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我想睡了,先下了。

【队伍】画鸢:好梦。

落七关了电脑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爬上了床。

一夜无梦。

念念不忘,年年不忘,然后遍体鳞伤。

画鸢和夜绾找到落七的时候她正在败家一条街,像是在发呆。

直到系统提示落七换了发型。

邀请入队。

同意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我以为你在发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我换了个头发。

续长的长发被换成了刚到脖颈的短发,多了几分清爽。

【队伍】夜绾:这是要削发为尼的节奏?

【队伍】落七:没有,突然想换个发型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你知道我现在想到什么么。

【队伍】落七:不知道。

【喇叭】画鸢:待我长发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。

【喇叭】夜绾:待我长发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。

连续的两个喇叭让落七有点哭笑不得。

【队伍】落七:发什么疯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我以为你会很晚起,毕竟你昨天睡得很晚。

画鸢不着痕迹转移了话题,并没有多讨论刚才的喇叭。

【队伍】夜绾: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背着我做了什么?

【队伍】画鸢:没什么,就是某只掉了好几十J,然后昨天凌晨爬起来睡不着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不要揭我短处。

【队伍】夜绾:像是小七的风格。

【队伍】落七:不和你们贫,我是最近睡眠很短,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。

画鸢坐上坐骑,组队跟随。

【队伍】画鸢:那我们就去刷点怪,比你在这里发呆来的强。

【喇叭】夜绾:念念不忘,年年不忘,然后遍体鳞伤。

落七看着夜绾的喇叭发呆。

【邮件】夜绾:画鸢不说,不代表不懂,我不说,不代表看不清。

【邮件】落七:我想告别过去,可是换了头发才发现。我还是不适应。

【邮件】夜绾:那就换回来吧,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甩掉以前过日子。

看透。。

别说透。。

画鸢早上给落七发了一条信息。

小七,我有点事情,可能不上游戏了。

夜绾是个标准的学生党,早早就说她今天要去补习,所以不上了。

落七郁闷了,她今天想刷点经验,怎么一个个都不在。

落七看了看手里的定位,叹了口气,万事靠自己吧。

点定位,传送秦皇地宫四层。

落七定位的在门口,因为她觉得这里人少,就算怪也少,相对比较安全。

落七不敢开自动打怪,她这点小血皮小攻击,不被群殴死才怪。

唤出宝宝,落七开始勤勤恳恳的刷经验。

大概刷了不知道多久,第四传送地三的门口突然出现一个身影。

落七有点紧张的看这突然出现的人,一身疏狂的男逍遥。

不认识。

落七刚想舒一口气,就看到系统提示受到攻击。

落七有点傻眼,这是怎么回事。

逍遥平推了几下,落七立刻木鸡。

然后逍遥停手了。

【附近】浅蓝色:退帮,不杀。

落七恍然大悟,原来是敌帮的。

【附近】落七:为什么你说退帮就退帮,为什么听你的。

平生最讨厌这种高傲自大的人。

【附近】浅蓝色:那就只有杀。

木鸡十秒过去,落七再次遭到攻击。落七一拍脑袋,刚才她为什么不定位飞走,非要和这个人在这里耗时间。

这次没有平推,各种技能轮番砸在落七身上,级别的差距让落七的血掉的惊人,落七叹了口气,去见婆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了。

就在落七准备好灰屏的时候,身后突然出现蓝色技能,然后逍遥被控制住。

落七心口一紧,匆忙转身。

【附近】半浮生:给自己加满血,躲我身后。

落七不敢迟疑,连忙给自己加了几下,跑到半浮生身后。

落七被半浮生挡的严严实实,逍遥一边抵挡半浮生的攻击,还要找出落七实在是费劲。

在一轮技能下来,逍遥光荣倒地。

倒地后逍遥爆了几句粗口,见半浮生和落七连回话都没有,便点了去地府。

 【附近】半浮生:这么点血皮还敢来地四,不被人杀了,就被怪啃死。

【附近】落七:画鸢和夜绾都不在,我就自己来了。

【附近】半浮生:你们三个峨眉能做什么,就不会找个打手,死在这里怎么办。

落七沉默了一会,才堪堪开口。

【附近】落七:你在。。。关心我么。。

淡淡蓝色字体轻轻飘散在落七头顶,慢慢消失。

【半浮生】:我不知道。我应该管你的,你死你或我们当初说好没关系的。可是。。。

可是,我就是没办法看这有人欺负你。。

没办法看着你毫无还手之力死在地四冰冷的地上。。

没办法看这别人。。。

欺负你。。。

可是后面落七不想听,半浮生也不会说。

【附近】半浮生:我回去了,你自己注意。

【附近】落七:你的白色衣服呢。

半浮生动作一顿。

【附近】半浮生:我不想穿了。

落七看着半浮生慢慢消失在自己眼前,知道他走了好久好久,落七才反应过来。

她拿起手机,找到画鸢的手机号。发送短信息。

【画鸢,原谅我们都不够勇敢】

————我在这,我就在你身边,其实并没有走远。

画鸢说落七是个死性子,不光死性子,而且还是个永远不知道低头的地性子。

夜绾说落七是个笨蛋,不光是个笨蛋,而且还是个永远抱着回忆不放手的笨蛋。

落七说,我其实什么都明白,只是有些事情,不是你能驾驭的了得,爱情这种东西,不是一方放手双方就结束的关系。

周六的镜湖有剿匪,没事的三只峨眉领了帮贡便去了镜湖。

画鸢说过,镜湖是一个危险的的地方。

对于画鸢和夜绾来说镜湖的危险在于可能随时被攻击。

对于落七来说,镜湖的危险在于遇到半浮生。

【队伍】画鸢:要不我们不刷了,我们去刷四绝吧。

【队伍】夜绾:我们。。我们刷星吧。

如果是平常,画鸢和夜绾不会这么过激,因为这次她们看到半浮生身边跟着一个女孩子。

两个人同样的一身紫衣,清雅秀美,儒雅俊逸。

【邮件】夜绾:鸢你发什么呆,赶紧拉走!

【邮件】画鸢:没用,小七已经看到了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我说为什么他不再穿白衣了呢。。。

落七穿着湖蓝色飞云乘龙呆呆站在镜湖草坪上,呆滞的已经不是她的人物了。

【队伍】画鸢:小七。。。

【队伍】夜绾:你说句话行么,小七。。

【队伍】落七:我没事,就是有点事。。先下线了。

系统立刻提示落七离开队伍下线。

【队伍】夜绾:本姑娘灭了他们去!

【队伍】画鸢:20个你都打不过一个半浮生。

【队伍】夜绾:那怎么办,小七说没事指不定爬角落里哭呢!

画鸢长长叹了一口气,拿起身边的手机,熟练地按下一连串数字。

嘟——————嘟——————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声之后,电话被接起。

【小七,我画鸢。。。】画鸢轻轻开口,语气里满是怜惜。

对面没有声音,安静的让人心慌。

【小七,回答我好么。。】一如既往柔软的声音。

无声。

【小七,别这样,小七。。】

无声。

【小七。。。】

【小七。。。。】

【小七。。。。】

安静得如同死寂。

画鸢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【小七,哭出来。。。】

沉寂了三秒,慢慢想起抽泣,然后。。。

对面嚎啕大哭。

【画鸢,我好疼。。。】

————有多疼,才能让你可以忍住别人不停的安慰不哭出声。

————有多疼,才能让一句话哭到无法喘息。

————从前有一只猴子,它受伤了,他把开伤口给每个人看,每个人都在同情他,说着他的可怜,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肯帮他一下。

————哪怕一下就好,一下就好,那样就不疼了。

————可是,它终究是死了。

————直到死,依旧是痛的。

————入骨入髓。

=-=苗疆瀑布。

 

落七:那些无邪的岁月。还刻在谁的眉间。

画鸢:眉间清清,泪点朱砂。

落七:我守你一直长安。

夜绾:你若一直在,我便一直爱,你知我从未离开。

夜绾:你若一直在,我便一直爱,你知我从未离开。

画鸢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车站看到的一个女孩子。

低着头摆弄着手里银质的九连环,阳光倾泻在她柔软的头顶。

笑起来嘴唇是个浅浅的心形,好看极了。

落七在她印象力就是那个午后看到的女孩子,安静而专注的守着一件事情。

【小七,如果你自己没办法做决定】画鸢静静听着那边细细的抽泣声【那么就抛硬币吧】

还记得爱情公寓里曾小贤抛硬币那句话么。

抛硬币不是因为他能做出正确的选择,而是因为当他跑上天空的一瞬间,你会知道自己期待的结果

也许这个方式太过幼稚,可是落七,你已经再幼稚了,你还想怎么样呢。

那边是久久的沉默,沉默的如同安静的恒河。

电话被挂断。

画鸢转头看着天龙的屏幕。

打开好友列表。

【无论我在哪1/2】

突然有种悲伤满满溢上心头。

因为她觉得这一次,也许她就要失去落七了。

结局一:

夜西湖。

【队伍】夜绾: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小七了,她到底去哪里了。

【队伍】画鸢:你没有和她联系么。

【队伍】夜绾:=-=联系过,没反应。

【队伍】画鸢:如果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天龙,你会玩下去么。

【队伍】夜绾:鸢,你别吓我,我心脏弱。

【队伍】画鸢:我去一下洛阳,换个头发。

【队伍】夜绾:好的。

画鸢坐上坐骑飞往洛阳,就在刚到达洛阳传送的时候,电话突然响了。

上面显示着。

落七。

画鸢连忙接起来。

【小七。。】

那边很杂乱,还带着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。

【画鸢。。】落七声音并不清楚传入画鸢的耳朵【我在公车上】

【听出来了,很乱】画鸢痴痴地笑起来。

【画鸢,我的号托付给你了。】落七声音很轻很轻,轻到无力喘息。

【还是。。。离开么】画鸢心里一痛,窒息一般疼起来。

【他结婚了么】落七没有回答画鸢的话,只是笑着问。

【没有】画鸢微微一愣,才开口。

【他结婚了么】落七固执的问,近乎要问出个所以然。

画鸢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是。

【结了】画鸢深吸口气【他属于别人了,他的温柔,他的笑容,他的怀抱,他的声音,他一切的一切都属于别人了。】

【那么。。。我结婚了么】落七声音微微有些颤抖。

【你也结婚了】画鸢鼻尖一酸,眼睛立刻蓄满雾气【你也不是他的了】

嘟——————

电话被挂断。

画鸢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落七,欺骗自己和别人真的会让你感到心里好受么,这样你真的好受么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是你?

画鸢堪堪一愣,才发现不远处站着一身白衣的半浮生。

落七,你走了之后,他就穿上了。

【私聊】画鸢:你认识我?

画鸢只见过半浮生三次,一次是在落七相册里,一次是组队聊天,一次是副本。

这是最正式的三次。也是唯一三次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我记得你。

【私聊】画鸢:你为什么不在她面前穿这件衣服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我不能让她对我有希望。

【私聊】画鸢:这样有意思么,我看着她痛苦难过,你这样有意思么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那我痛苦难过你看到了么?

画鸢如鲠在喉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最好不相见,才能不想念。

【私聊】画鸢:你还喜欢她对么。

【私聊】半浮生:念念不忘,年年不忘,然后遍体鳞伤。

画鸢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深吸一口气。

【私聊】画鸢:我不会告诉她的,你放心。

阳光倾泻,公车上人们侧目那个捂着脸哭泣的女孩子,阳光从她柔软的发顶垂落。

她手指上挂着一串硬质的九连环,随着汽车轻轻摇摆。

女孩子轻轻地在低喃着什么,却没有人听清楚。

直到一个小男孩凑近她,然后扬起头对身边的妈妈说

【妈妈,这个姐姐在念诗唉。。】

一别之后,二地相悬,

只说是三四月,

又谁知五六年,

七弦琴无心弹,

八行书无可传,  

九连环从中折断,

十里长亭望眼欲穿,  

百思想,千系念,

万般无奈把君怨。

 


点击返回天龙八部私服首页
 
 最新天龙八部资讯新闻
 
     
 
天龙攻略天龙文章玩家心情天龙美女网站地图天龙八部SF天龙八部发布网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
版权所有:有很多天龙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 拥有原创制作等版权
天龙八部私服/唯一官方域名:http://www.youhenduo.com 站长Qq:916832222
我们会努力做的更好,让天龙八部sf发布网的信息更加全面